板板财经-板板财经是国内专业的新闻资讯网站,一站式了解国际热点文章,板板网专注金融,商业,科技,投资,证券,营销,职场,创业等栏目的文章发布和分享。

最专业的新闻资讯网站
一站式了解国际热点文章

湖北前首富兰世立 出狱已身家百亿 控诉麦趣尔实控人骗取百亿资产

曾经,他是驰名全国的民营航空大亨、湖北首富。
后来,因企业破产、拖欠税款,他锒铛入狱,成了阶下囚。
出狱后,他筹集资金,试图“卷土重来”,再次引发了市场和舆论的骚动。
现在,他偷渡潜逃国外,成了“红通”人员、猎狐对象。
他,就是兰世立。
湖北前首富兰世立 出狱已身家百亿 控诉麦趣尔实控人骗取百亿资产
11月15日,东星集团董事长兰世立控诉麦趣尔实控人骗取百亿资产。
 
兰世立在微信号东星旅行发表关于《对新疆麦趣尔及李氏三兄弟骗取百亿资产的控诉》,控诉书显示,被控诉人是上市公司新疆麦趣尔的董事长李勇、总经理李刚、副总经理理李猛;兰世立在控诉书中叙述了李氏三兄弟借助其收购泰国经营航空公司的项目进行国内资产套现;因项目资金受骗,兰世立被批捕,后因证据不足而被进行监视居住的事项。
 
公开资料显示,麦趣尔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是新疆维吾尔自治区规模较大、技术含量较高的现代化食品加工企业坐落在昌吉回族自治州昌吉市高新技术开发区麦趣尔工业大道。
 
麦趣尔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前身为新疆麦趣尔乳业有限公司,成立于2002年12月30日,2008年底麦趣尔乳业整合麦趣尔集团控股的麦趣尔冰淇淋、麦趣尔食品,形成了以乳制品生产业务和烘焙食品的连锁经营业务为核心的发展态势, 2009年麦趣尔乳业由有限责任公司整体变更为股份有限公司。
 
初中毕业后,兰世立被安排在乌龙泉矿供销社干了6年。期间,一次因与顾客争执,对方诘问:“你凭什么嚣张,一辈子不就是个营业员吗?”
 
这句话深深扎痛了天性好强的兰世立,他思考再三,决定回去继续读书。
 
1987年,兰世立考入武汉大学经济学院“县长班”。大学报到时,身上仅七块钱学费,再无一分生活费。
 
当时馒头1分钱一个,他发现铝制品有人2分钱收购,于是他捡室友、捡学校里的牙膏皮,不仅改善了生活,也萌发了创业的想法。
 
1991年,兰世立在武汉创立东星电子有限公司,初下商海的兰世立并不顺利。25岁生日时,他在日记中写道:25年了,我第一次记起自己生日,朋友们希望我能成为一颗“巨星”,我希望自己的“东星”能成为一颗耀眼的“巨星”。 
 
而在东星高管看来,兰世立并不是简单的能说会道,而是相当有鼓动性。兰世立曾公开的解释是,“能够忽悠也是一种能力。”
 
1992年,兰世立在武汉投资1000多万开了一家集酒店与娱乐一体的“东宫”,从澳门专门聘请经理,进军餐饮业。照搬澳门模式的“东宫”一炮而红,一天几十万的营业额。兰世立乘胜追击,又在汉口建了“西宫”。
 
兰世立还注册了多家外资空壳公司,利用国家的优惠政策买回大量免税的高级轿车。26岁的兰世立已拥有包括总统级轿车及奔驰、宝马数十辆,在武汉大街小巷轰动一时,当时武汉政府要员都来借车炫耀。
 
所以有人也认为:真正给兰世立带来第一桶金的正是从深圳走私高级轿车的勾当,这也导致了兰世立27天的看守所生涯。这正凸显了兰世立大胆出格、剑走偏锋的行事风格。   
 
兰世立希望利用航空、旅行社、车队以及景区铺陈一个完善的产业链,完成地产、旅游到航空的交接,但是所有条线的烧钱速度均超过了计划。为了进军航空业,兰世立还一度借下高利贷。
 
“他欠下的债务,不少是高利贷,利率甚至超过了10个点。这非常疯狂。”有知情人士称,东星内部有高管因不愿在高利贷的借款合同上签字而辞职。
 
经营航空公司时,兰世立还有很多疯狂做法:开通香港、澳门航线后,东星航空一天一班,香港一班,澳门一班。但武汉市就这么大,时间长了哪有那么多人去香港、澳门?
 
果然,一个航班仅三五人的情况时常出现。但兰世立要的是规模,每天香港、澳门各一班照飞不误,东星航空亏损严重。 
 
兰世立并不在意这些。他认为不是自己高调而是企业成功的让他没办法低调。“与众不同会让人觉得张狂,我求的就是与众不同。”
 
屋漏偏逢连夜雨。
 
2008年,金融危机爆发,中国航空业遭受严重打击,东星航空成本大增,庞大的资金需求让兰世立焦头烂额,在东星资金链极端吃紧时期,看电影成为了兰世立精神短暂休息的方式。
 
当时他晚上会睡不着觉,头发也开始脱落。一名经常陪他去看电影的高管回忆:只有这两个多小时的时间,他一句话也不说,就盯着银幕。
 
东星内外交困,湖北和武汉的官员倾向于让中航收购东星,却遭到兰世立的强烈反对,这让积极斡旋的政府陷入尴尬,兰世立甚至更为频繁地曝光,在央视频频放炮,不仅激怒了同行,也导致和政府关系破裂。
 
一个故交从电视上看出了兰世立的困境:“做民企的,都是走在悬崖边上,我理解那种挤压感。我看他在电视上侃侃而谈,其实心里在流血。”随后便发生了四抓兰世立的事件,强迫兰世立在中航收购东星的协议书上签字。
 
“房间遮光帘一直挡着,不分昼夜的开灯,整个人功能紊乱,经常是睡七十几个小时,然后醒着也是七十几个小时,在这期间我就被送往医院抢救,因为心跳只有三十几。”兰这样形容那段难熬的时光。
 
2009年3月14日,应武汉市人民政府请求,民航中南地区管理局决定,自15日0时起,暂停东星航空公司航线航班经营许可。8月26日,武汉市中级人民法院裁定,东星航空有限公司破产,在市场上被分批拍卖,拍卖参考价一降再降。 
 
遥想当年出入名流相随冠盖满东星的荣耀,一切都抵不过信用的破产,和资本的无情。
 
2013年8月7日,兰世立提前出狱,花了几个月去拜访很多朋友。王石、任志强、戴志康、陈东升、雷军等等。
 
王石邀请他一起去剑桥待了一个星期。王石引用巴顿将军的名言:衡量一个人的成功标志,不是看他登到顶峰的高度,而是看他跌到低谷时的反弹力。他还说了一句话:如果你不创业,你将与企业家称号无缘了。
 
剑桥归来不久,兰世立又前往河南少林寺拜访释永信,一待又是一星期。那正是大雪纷飞之时,两人在安静的禅院里围坐在火炉旁,饮茶、听禅乐、谈经论道。
 
释永信与兰世立结识于5年前,当时东星遭遇资金危机,释永信提出投资1个亿,前提是希望在飞机上播放禅乐,把东星航空的飞机变成传播佛学的“基地”。
 
李国庆夫妻和王潮涌夫妻亲自下厨,用家宴招待他。任志强对他说:“经历这些没什么,没什么好怕的。你还年轻。”
 
兰世立说:“在狱中待了4年后再出来,我给朋友们打电话时,95%以上的朋友热情支持我。有的朋友一看我电话号码,立马从美国飞回来见面。这些朋友能把所有事务放下,第一时间见我,而且真诚地帮助我。我真的很感动。我亦认识到,我的人脉还在。”
 
兰世立在被拘押期间,写了两部文稿,一部是创业史《东星18年》,一部是写自己的监禁生涯。东星航空被宣告破产后,兰世立所建立的东星集团已元气大伤,仅剩东星旅游在勉力维持,但兰世立的理想并没有就此结束,仍希望借东星旅游的经营东山再起。昔日的部下,大多数或者被国航接收,或者离开,也有一部分人员放弃了去国航的机会,选择留守在东星,他们仍然信赖兰世立的个人能力,希望随他继续同行。
 
“兰世立一直认为自己是冤枉的,自入狱后,他开始启动系列的自救行动。”一长期关注东星集团人士介绍, 2011年3月,服刑期间的兰世立,对外传出一份《遗书》,其以太太、女儿、东星同仁和其母校武汉大学为对象,以极度煽情的方式叫冤,引发业内外关注,此举被视为兰世立展开自救的开始。
 
分享:

相关推荐

版权与免责声明

    板板网发布此内容的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

    本网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等问题,请在作品发布之日起一周内与本网联系(worldbbf@foxmail.com),否则视为放弃相关权利。

评论